电  话:0539-3581997    

    微  信:0539-3581997

    邮  箱:784546266@qq.com

    地  址:中小企业孵化园


赵某某复议北京市通州区环境保护局行政处罚案

  申请人不服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通环监罚字〔2018〕第213号,以下简称《决定书》),于2018年12月26日提起行政复议,本机关依法已予受理,现已审理终结。

  (一)被申请人行政处罚的程序违法。首先被申请人于2018年7月4日现场检查及调查取证程序违法,被申请人的执法人员未向养殖场工作人员出示任何文件和手续,未经工作人员允许、强行进入场内执法,因此所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处罚依据。其次,被申请人于2018年10月11日举行的行政处罚听证会程序违法,现场检查(勘验)笔录、调查(询问)笔录、检测报告等材料未在听证会上出示、质证,申请人所提交的材料也未在听证笔录中记录。

  (二)被申请人行政处罚的事实错误。首先,行政处罚主体错误。被申请人执法人员所出具文件材料的主体是北京市某生态农场,法定代表人是陶印林,而非申请人。其次,在执法期间养殖场内污水处理设备突发故障,申请人已积极维修,且污水由第三人负责拉走用于灌溉园田使用,因此被申请人认定“养殖场污水处理设施擅自闲置,未正常使用”与事实不符。

  (一)被申请人所认定的违法行为事实清楚、证据充分确凿、程序合法。被申请人的执法人员于2018年7月4日到申请人实际经营的养殖场进行现场检查并调取相关证据,发现其经营的养殖场污水处理设施擅自闲置,未正常使用,存在违反水污染防治管理制度的违法行为。随后,被申请人于2018年9月20日依法向申请人送达了行政处罚事先(听证)告知书,申请人于2018年9月23日提出听证申请,被申请人于2018年10月11日召开了行政处罚听证会,后经被申请人集体讨论,最终认为申请人在听证会中的陈述申辩意见不影响对违法行为的认定,被申请人于2018年11月2日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并依法送达。

  (二)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并无不当。首先,被申请人不存在暴力执法与违法调查取证情况,2018年7月4日被申请人与通州区公安分局、农业局、马驹桥镇人民政府进行现场检查时敲门无人应答,在公安干警的配合下,乡镇工作人员进入现场,随后被申请人的执法人员进入现场后,第一时间表明身份,出示了执法证件,因此被申请人并不存在暴力执法与违法调查取证的情况。其次,从现场检查情况以及调取相关证据材料可以证实,该养殖场实际经营者为赵某某。养殖场污水处理设施未运行,其养殖过程中产生的废水通过场内的雨水管道排放到场外边沟,相关污水处理设施内部已明显干涸状态且锈迹斑斑,显然是长期闲置状态,符合污水处理设施擅自闲置、未正常使用的违法事实。再次,被申请人依法保障了申请人的听证权利,严格履行听证程序,申请人所提交的材料均有记录并由申请人签字确认。最后,被申请人作出的行政处罚量罚适当,申请人的违法行为符合《中国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第(三)项中规定的情形,被申请人集体讨论最终决定罚款金额为人民币壹拾万元整,量罚适当。

  2018年7月4日,被申请人对北京市某生态农场进行现场检查时发现,养殖场污水处理设施擅自闲置未正常使用,同日被申请人对上述环境违法行为予以立案。随后被申请人开展调查,于2018年7月12日向相关人员进行调查询问。被申请人在进一步调查询问和调取相关证据材料后查明,该养殖场的实际经营者为申请人。2018年7月16日,华测检测认证集团北京有限公司依被申请人委托对2018年7月4日现场检查时采取的水样进行检测,并出具检测报告。2018年9月20日,被申请人作出《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通环限改字〔2018〕第ZDWRY-9-20-1号)并依法送达。同日,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事先(听证)告知书》(通环监告字〔2018〕第213号)并依法送达。2018年9月23日申请人提交听证申请书,随后申请人又于2018年9月25日提交行政处罚申辩书以及修改后的听证申请书。2018年9月26日,被申请人作出《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通环听字〔2018〕第13号)并依法公告、送达。2018年10月11日,被申请人依法召开听证会。随后,在经被申请人集体讨论后于2018年11月2日作出《决定书》并依法送法。

  另,申请人于2019年2月13日查阅案卷,2月20日提交《申明》,阐述了阅卷后的观点及理由。

  6.北京市通州区环境保护局环境违法行为立案审批表(通环监立字〔2018〕第213号);

  8.支票存根、民事诉讼材料以及非住宅房屋、青苗及其他土地附着物搬迁补偿协议等;

  10.责令限期改正通知书(通环限改字〔2018〕第ZDWRY-9-20-1号)、行政处罚事先(听证)告知书(通环监告字〔2018〕第213号)及送达回证、留置照片;

  12.行政处罚听证通知书(通环听字〔2018〕第13号)、送达回证及听证公告;

  《中华人民共和国环境保护法》第十条第一款规定:“国务院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对全国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县级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对本行政区域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统一监督管理”。《环境行政处罚办法》第十四条第一款规定:“县级以上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在法定职权范围内实施环境行政处罚”。据此,被申请人作为北京市通州区的环境保护主管部门,具有对本辖区环境保护工作实施监督管理的法定职责。

  《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三十九条规定:“禁止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私设暗管,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中华人民共和国水污染防治法》第八十三条第(三)项规定:“违反本法规定,有下列行为之一的,由县级以上人民政府环境保护主管部门责令改正或者责令限制生产、停产整治,并处十万元以上一百万元以下的罚款;情节严重的,报经有批准权的人民政府批准,责令停业、关闭:(三)利用渗井、渗坑、裂隙、溶洞,私设暗管,篡改、伪造监测数据,或者不正常运行水污染防治设施等逃避监管的方式排放水污染物的”。本案中,申请人作为养殖场的实际经营者,在经营过程中存在污水处理设施擅自闲置、未正常使用的违法事实,存在违反水污染防治管理制度的违法行为,被申请人依据上述规定作出责令改正并处十万元罚款的决定,其被处罚主体认定准确,适用法律正确,罚款数额在规定范围内。在现场检查和调查中,被申请人不存在暴力执法与违法调查取证的情况,且作出行政处罚前已履行告知、陈述及申辨权等权利,并举行了听证会,出示了视频执法资料,听取申请人的申辩意见,其作出行政处罚的程序合法。在审理中发现被申请人所提交的“现场检查证据照片”中有的地址与“现场检查(勘验)笔录”中的地址存在不一致的问题,经与被申请人核实,地址不一致系笔误,照片记载的内容真实并无错误。本机关认为,该证据虽有瑕疵,但有现场执法视频影像佐证,并不影响对申请人“污水设施闲置,未正常使用”违法事实的认定。故申请人以《决定书》事实认定不清,程序违法为由,要求撤销该具体行政行为的主张,本机关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被申请人作出《决定书》符合相关法律规定,认定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内容适当。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二十八条第一款第(一)项的规定,本机关决定如下:

  维持被申请人于作出的《行政处罚决定书》(通环监罚字〔2018〕第213号)。

  申请人如对本决定不服,可以自接到本决定书之日起15日内依法向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

  主办: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 版权所有©承办: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办公室 北京市通州区政务服务管理局

  全国党政机关事业单位网站备案号:CA630003 政府网站标识码:1101120001